亚博下不了

  新中国成立后,50年代起新华社编译了一批单行本的外国姓名译名手册。1993年,又编译出版了《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》,作为官方的译名指导。

亚博下不了

  比格利亚是意大利后裔,根据新华社出版的译音表,在意大利语中,辅音“gl”与元音“ia”组成的音节对应的的确是“利亚”,而非“格利亚”。

  NBA球星詹姆斯就闹了类似的笑话,他当时发推称“我已经有了这届世界杯里喜欢的球员,那就是‘詹姆斯-罗德里格斯’,显然他的名字起到了作用。”

  “Fred”按英文发音,译作“弗雷德”没有问题。可是其在巴西葡萄牙语(巴西的官方语言)中的读法,却是“Fray-zhee”,类似于“弗雷吉”。

  “亚洲一哥”孙兴慜(Son Heung-min)早年曾被音译为“孙亨民”等,后来则根据其汉字写法进行统一规范。

  这本大辞典中可以找到常用外国人名对应的中文翻译,还能根据书中的译音表自行对未被收录的人名进行汉译。

  为了利于民众接受、方便思想传播,还会将外文译名“中国化”,缩减到二或三字、冠以常见的中国人姓名、并按照中文习惯姓在前名在后。例如在1940年版本的《飘》中,女主斯嘉丽-奥哈拉(Scarlet O’hara)就被傅东华先生译为“郝思嘉”。

  半年来,这位波兰小将不断被中国球迷了解,他的中文译名也不止一次变化,先后被称作“皮杨特克”、“皮永泰克”,最终逐步确定为如今的“皮亚特克”。

  这种翻译方式多数情形下是可行的,但也会出现一些偏差。常见的问题,就是将原本不发音的字母误解为发音,并一并翻译过来。

  例如将制造911事件的恐怖分子头目译为“拉丹”、将“《查理周刊》”译为“《沙尔利周刊》”;体育方面也不例外,塞尔维亚网球明星德约科维奇在新华社的报道中始终称作“焦科维奇”。

  为了利于民众接受、方便思想传播,还会将外文译名“中国化”,缩减到二或三字、冠以常见的中国人姓名、并按照中文习惯姓在前名在后。例如在1940年版本的《飘》中,女主斯嘉丽-奥哈拉(Scarlet O’hara)就被傅东华先生译为“郝思嘉”。

  世界杯时,央视将米兰中场比格利亚翻译为“比利亚”,按照新华社给出的译音表,这样翻译其实没有问题。

  为了利于民众接受、方便思想传播,还会将外文译名“中国化”,缩减到二或三字、冠以常见的中国人姓名、并按照中文习惯姓在前名在后。例如在1940年版本的《飘》中,女主斯嘉丽-奥哈拉(Scarlet O’hara)就被傅东华先生译为“郝思嘉”。

  “Fred”按英文发音,译作“弗雷德”没有问题。可是其在巴西葡萄牙语(巴西的官方语言)中的读法,却是“Fray-zhee”,类似于“弗雷吉”。

  但是有些时候,媒体难以收集到足够的信息帮助翻译,所以不得不采用一种“取巧”的方法——将所有外国人看作“英国人”,用英语的发音方式进行音译。

  这种翻译方式多数情形下是可行的,但也会出现一些偏差。常见的问题,就是将原本不发音的字母误解为发音,并一并翻译过来。

  2014年世界杯上哈梅斯-罗德里格斯(James Rodriguez)横空出世,但很多人起初都将“哈梅斯”按照英语读法当作了“詹姆斯”。

  央视在制作世界杯节目时,统一优先根据母语翻译;但是米兰俱乐部在中国宣传队中球员时,则尊重了球员自己的读法。

  半年来,这位波兰小将不断被中国球迷了解,他的中文译名也不止一次变化,先后被称作“皮杨特克”、“皮永泰克”,最终逐步确定为如今的“皮亚特克”。

  “Fred”按英文发音,译作“弗雷德”没有问题。可是其在巴西葡萄牙语(巴西的官方语言)中的读法,却是“Fray-zhee”,类似于“弗雷吉”。

  半年来,这位波兰小将不断被中国球迷了解,他的中文译名也不止一次变化,先后被称作“皮杨特克”、“皮永泰克”,最终逐步确定为如今的“皮亚特克”。

  国米旧将Jonathan曾经被国内媒体根据不同的读法赋予“乔纳森”、“霍纳桑”、“若纳桑”等多个译名,因为译名之多让人经常误会成不止一个球员,最后干脆被球迷起了个“五兄弟”的绰号。

  清末民初时,不少学者遵循严复先生的“信达雅”理论,翻译外国人名字反映原始读音的同时,还要尽可能优美。

  遗憾的是,很多国家以讹传讹,选择了英语发音。除中国外,韩国也采用英语读法称其为“프레드”;但是日本媒体译为更接近本来读音的“フレッジ”。

  这种翻译方式多数情形下是可行的,但也会出现一些偏差。常见的问题,就是将原本不发音的字母误解为发音,并一并翻译过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